□李迎春 成都
  據財政部公佈的數據,我國福利彩票和體育彩票累計銷量已分別達到1萬多億元和7454億元,籌集公益金量分別達3100億和2119億元。彩票公益金專項用於社會福利、體育等社會公益事業。《彩票管理條例》規定,彩票公益金的籌集、分配和使用情況,須向社會公告。但記者調查發現,實際公佈的信息過於籠統,公眾無從監督,彩票發行管理機構每年都要接受審計,但具體審計結果也並未及時對外公佈,巨額的公益金去向卻撲朔迷離。與此同時,部分地區的福彩中心陸續被曝興建培訓中心、豪華辦公樓、私營高級酒店等等。
  巨額公益金去向撲朔迷離,背後是一個被人反覆討論過的話題,就是公共財政的公開透明。這樣的話題實在沒有新意。但問題在於,一個淺顯而又存在普遍共識的道理,為何在現實中難以落地。
  很難否認,福彩和體彩公益金只是眾多公共財物“糊塗賬”的一部分,社會中有各種各樣、數額巨大的公共資金,在公眾不知詳情的狀況下運行著。由於缺乏監督,這些資金具有巨大的“私人或小團體福利性”。僅以福利性來看,完全的公開透明無疑會損傷很多人的利益,再進一步,如果這種享受額外福利的習性惡性膨脹,演化為違規和犯罪,那麼完全的公開透明將會毀掉很多人。可見,公開透明舉步維艱背後是一個個利益集團的捨不得和傷不起。
  因此,指望額外福利享有者自動放棄福利太過天真。公開不公開,以及公開的速度,事實上取決於博弈,取決於雙方力量在公開透明一事上干預權的大小變化。現在公眾有發言權,民心向背一目瞭然,但沒有決定權,有直接決定權的一方往往都是不公開福利的享受者。這正是問題之所在。
  如果能打通民眾干預的渠道,事情就會變得簡單,不僅能使福彩體彩巨額資金規範和透明,也能防範和治理其他各種“糊塗賬”的出現。否則,今天媒體曝光一起,有關部門反應一下,出台一個辦法,明天再曝光一起,又出一個辦法,永遠都在疲於應付。
  公開透明難,難在歷史積弊多,難在現實利益衝突大。徹底公開往往意味著清算,意味著權力受限和福利期權的取消。但不管再難,這一步都不可避免,因為民意如此。  (原標題:巨額公益金去向公不公開關乎民心)
創作者介紹

螞蟻

xu87xuxod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